文章索引

藉著三一神的分賜,勝過撒但,成為得勝者

 藉著經過過程之三一神的分賜,信徒就能勝過撒但魔鬼。我們能勝過撒但,首先,是因羔羊的血,意思就是應用主耶穌的血作我們的遮蓋,並且取用主的血抵擋撒但的控告和攻擊。因著我們仍在地上屬血肉的身體裏,不免有些玷污、敗壞、軟弱、缺點、和其他不盡理想的光景。撒但常藉著指出我們良心裏所有的軟弱和缺點,控告並攻擊我們。因此,每當我們感覺魔鬼的控告,我們需要取用羔羊之血的能力和功效,來答覆撒但一切的控告;這樣,我們就能在仇敵面前剛強壯膽,與他爭戰。我們在與撒但爭戰時,必須看見血,並宣告我們是在血的遮蓋之下。這血是得勝的血,我們能夠因羔羊的血勝過撒但。

 第二,我們能勝過撒但,是因自己所見證的話,就是那見證魔鬼已經受主審判的話。每當我們感覺魔鬼的控告,就當開口,發聲宣告,主勝過了撒但。我們必須宣告主所完成的、十字架的得勝、復活的成就、以及升天的地位。這不是傳講的事,乃是見證的事。見證我們已釘十字架,撒但已受審判,並且他的頭已被打傷。我們應用主的血以後,必須向撒但宣告主勝過撒但的這些事實。這是勝過仇敵的路。

 第三,那些勝過魔鬼的人,「雖至於死,也不愛自己的魂生命。」因著亞當墮落,撒但就和人的魂生命聯合。因此,要勝過撒但,就當不愛自己的魂生命。這樣的人甚至到殉道的地步,也不愛自己的魂生命;他們乃是甘願殉道的人。我們若要勝過撒但,必須沒有自愛或自顧。愛自己並顧自己,會使我們失去爭戰的地位,以致無法與仇敵爭戰。只要我們愛自己的魂生命,我們就是塵土,適合作撒但的食物。但我們若不愛自己的魂生命,否認魂生命,撒但也就沒有地位。
 第四,當我們服從神並向神謙卑,就能抵擋魔鬼。雅各書四章七節說:「你們要服從神,抵擋魔鬼,魔鬼就必離開你們逃跑了。」向神謙卑,是與神的仇敵爭戰上好的策略,這必使魔鬼離開我們逃跑了。我們要謹守、儆醒,要抵擋他,並要在信上堅固。這裏抵擋的意思並不是反抗或苦鬥;乃是在魔鬼面前,在我們信的根基上站穩如磐石,因著我們有主觀的信,相信神保護的能力和愛的關切。

 第五、在任何事上,我們不該給魔鬼留地步。保羅在以弗所書四章說到:「生氣卻不要犯罪,不可含怒到日落,也不可給魔鬼留地步。」(26~27)照上下文看,一直含怒就是給魔鬼留地步。我們若含怒,實際上就是歡迎魔鬼。但我們若息怒,我們就是向魔鬼關門,不給他留地步。

 第六、不給撒但佔便宜。保羅在哥林多後書二章十一節提醒我們:「免得我們給撒但佔了便宜,因我們並非不曉得他的陰謀。」這節指明在召會生活裏,撒但也可能藏在幕後,甚至像饒恕弟兄這樣的事,也可能牽涉到撒但的計謀。撒但在一些事件的背後蹲伏著,尋找方法執行他邪惡的計畫,並人廿吞喫軟弱的人。因此我們需要察覺仇敵的狡詐計謀。在馬太福音十六章撒但藉著彼得而來施展陰謀。為這緣故,主對彼得說:「撒但,退我後面去罷!」(23上)我們需要儆醒,知道魔鬼的陰謀詭計。

 最後,我們能勝過撒但,成為得勝者,是因為蒙信實的主保護,脫離那惡者。在帖撒羅尼迦後書三章三節保羅說:「主是信實的,祂要堅固你們,並保護你們脫離那惡者。」惟有永遠的生命能保護我們脫離那惡者。雖然整個世界都臥在那惡者裏面,但我們裏面有一部分已得重生,由神而生,得著神的生命。我們從神而生所得神的生命,要保守並保護我們脫離那惡者。(參《真理課程》第四十三課)羅明德